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南京特大投毒案,42人死亡

[复制链接]

315

主题

356

帖子

111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12
发表于 2021-6-10 10: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滨海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南京特大投毒案,42人死亡
西部新资讯 发布时间: 06-09 16:06

微信图片_20210610100404.jpg

2002年9月14日清晨7点,南京汤山刘牧岗村的一条小路上走来了颤颤微微的一个老太婆。她一手柱着拐杖,一手提着一篮烧饼。这个老太经常到村里叫卖烧饼。
李健和自己的三个堂妹正在玩耍,闻到了烧饼的香味,他高兴地买了2个。自己吃了一个,并将另外一个让三个堂妹分。突然,四个**全部倒下了,血泊泊地涌出嘴角。两个当天死亡,一个最后也没躲过死神。
当刘牧岗李家乱成一团时,汤山镇简直是炸了锅,而老太的烧饼正是从汤山镇的烧饼铺批来的。
清晨6点,汤山中学门口小卖部的贡新平打开店门,听见学校里有惊叫声。她跑进学校,看到的是一片倒下来的**,三十多个**在地上滚爬,口鼻的血已染红了水泥地。没有老师在,**们哭着抬着同学叫来马自达。
同样是小卖部。东湖丽岛工地上的小卖部老板发现,一大早五个民工摇摇摆摆走了出来 ,一个接一个倒在他面前。一个民工紧紧抓着小卖部的铁栏杆,瞪大了眼睛,喷着血倒下了。
接下来,更多的民工一个个倒下,有的倒在了茅坑,一只脚还挂在坑中。难以计数的民工倒在地上,手中还有烧饼的余温。烧饼,一定是烧饼出问题了,当汤山人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出大事了!
这个烧饼在汤山镇,无人不晓,是当地人公认的好烧饼,每天凌晨四点,陈宗武的铺子就开张了,每天要用上几百斤面粉。他的烧饼被供应到镇上的和盛园豆浆连锁店,五点以后,会有十多个走街的小贩来批发,通过这些小贩和豆浆连锁店,烧饼被大批量送入学校和企业,俨然是当地的“烧饼脱拉斯”。
于是人们最原始的方式通知着大伙:“有毒,烧饼有毒。”7点左右,当人们从和盛园豆浆店女工段桂红推的早点车旁喊过时,性格直率的段桂红来气了“怎么会呢,我吃给你们看!” 她狠狠咬了一个烧饼,人渐渐软了下来。最终死亡。看热闹的人们一哄而散用最大的嗓门喊回了家。
“烧饼有毒!烧饼有毒!”
汤山镇所有的交通工具成了抢手货。
倒下的民工被扔上了工地上用来运送建材的卡车,向附近的汤山医院开去。卡车拖着横七竖八的中毒者来回跑了几趟,才将工地上的民工送完。此时的汤山医院已经被中毒的人群占满。医院还没有上班,值班的医生和护士根本难以 应付这种场面。作厂中学的6名学生已经死去,并且不断地有人在医院里死亡。
人们开始疯狂地拦车,有学生奔跑着到街上恳求小三轮车夫去救人,最早上街的全城一百辆马自达成了救人的主力,有的运了四五趟。从句容方向驶往南京的伊维柯和大客车被拦下后,有人冲上车去,将旅客拉下来,将病人抬进车内后,直接送往城里的医院。


汹涌而来的中毒者像一股决堤的洪水迅速淹没了镇上的另一所医院--八三医院,并随即开始向外围的麒麟镇医院和孝陵卫医院扩散。在救护车还没有赶到的时候,小三轮和用来跑出租的“黑车”担负起了运送病人的任务。苏AT2902的驾驶员车开到半途,倒在前座上的一名已经昏迷的中毒者突然全身挺直了,在剧烈抽搐中,两手死死抓住驾驶员的右臂,大喊“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然后便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从6:00到6:40,在这段属于死神大开胃口的时间里,混乱改变了小镇的一切 。慌乱中,没有什么秩序可言,自发的营救以及口口相传的消息传播没有能够改变事态发展的局面。此刻,家住神家庄的陈志明正在菜场买菜,想起来丈母娘来家中住几天,便顺 带到离菜场不远的烧饼店买了几个烧饼回去给老人当早点。从镇里骑车回神家庄还要二、三十分钟的时间,但这已经足够离开了此时的消息传播半径。结果,陈志明的母亲孟江英被烧饼害死了,而丈母娘仍在医院抢救。
7:10左右,家就住在菜场不远的戴兴贵依然没有得到烧饼有毒的消息,他在家中吃从和盛园买回来的一块烧饼,剩下一块,问女儿戴婷要不要吃,女儿说早饭已 经吃饱了,戴兴贵于是开始吃另一块,剩下四分之一的时候,一头栽倒在了家中的沙发上。在言家村,放假在家的9岁的言文彬和4岁的堂弟一块玩,村里一位经常来卖早点的老太经过门口,言文彬跑过去买了一块烧饼,一个麻团,自己拿了烧饼,将麻团留给了弟弟。他拿走了死神的红苹果。
与此同时,沪宁高速、中山东路一线,市区所有的120都出动了。中山东路上,每隔一分钟就有警车开路的120救护车呼啸而过。全城的车停顿下来。最近的军区 总院一度送来50余名中毒者,无力安排,立即转院,于是一家家医院被疯狂的车辆注满了。钟山医院、454医院、八一医院、鼓楼医院、工人医院、省人民医院……11所医院才吸完了中毒者的洪流。
收留了200名中毒者的军区总院是人数最多的,而医生最初的绝望也是最大 的。第一批送来的20名中毒者几乎全部死亡,而一线医院没有验毒的设备,无法当场 得出结论,医生面对四肢抽搐,同时口鼻喷血的病人一时难以应对。“
最困难的是抽搐的病人,难以在呼吸道插管,很难同时解决呼吸与抽搐的问题。”中毒者最大的反应是抽搐,在454医院,71岁的老人秦明玉双手与腿绑在了床上,尽管洗了胃,毒素已进入**,整个床因为大抽搐而咯咯作响,老人在拼命喘气。而他八岁的小孙女韦婷因为吃了爷爷买的半块烧饼已死亡。
不少抽搐者倒地后,用脚划着扇形。重复抽搐导致死亡。一些死者死在了医院台阶上,一位哈尔滨民工因为剧痛咬断了自已舌头,当护士把舌头塞回时,已经死亡。
9点多钟的时候,得到消息的家长和寻找亲人的家属陆续赶来。亲人的名字在医院里回荡,在汤山,从八三医院到镇里的小路上人山人海。有人在放声大哭,在看到亲人的尸体后,有人当场昏倒。。。。。。
整个汤山乃至整个南京都在这个普通的上午炸锅了
与此同时,警方很快成立专案指挥部介入调查,公安民警兵分数路各就各位迅速展开工作。一路人马立即对“宗武面食店”采取封查措施,防止闲杂人员进入现场。该面食店面向农贸市场大街,又系四周敞开式作坊,无任何防盗设施,加上案发后现场遭到店主因害怕而造成的破坏,给勘查工作带来较大难度。
负责现场勘查的民警克很快从现场提取了一些有价值的检材。专案指挥部当即调集省、市有关专业技术人员连续高速运转,通宵达旦开展仔细的检验分析,绝不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检验人员从现场提取的面粉、芝麻、白糖、食盐和油等检材中检出了**成分。从中毒人员吃剩的麻团、油饼及呕吐物中也检出了相同的**成分。
专案指挥部根据现场勘查、检材化验结果和现场内外初步调查走访等情况综合分析,认定这是一起性质恶劣的特大投毒案件,并推断出犯罪嫌疑人作案的大概时间,毒物为粉末状。犯罪嫌疑人作案因生意竞争或矛盾积怨而加害对方的可能性较大。
据此分析,专案指挥部迅速组织警力,对陈宗武及八名雇工依法留置盘查,分别询问。同时,调集警力开展外围调查走访,在全市进行地毯式排查摸底。排查中,公安民警以汤山镇地区为重点,突出对重点场所、重点行业的管控。经过对汤山镇其余六家早点店的调查,专案民警发现,“宗武面食店”因食品口味好,加上店主经营有方,该镇大部分学校和单位都乐意批量订购该店食品,常常门庭若市,而其他六家早点店却生意清淡。
专案组对汤山镇地区和全市所有非法销售违禁**的店主和从业人员进行深入排查。江苏省公安厅还于案发当天连夜向全省公安机关和相邻省市公安机关发出紧急协查通报,要求各地警方加强查访,协查各类相关线索。
在调查走访中,办案民警获悉了这样一条重要线索:在案发现场附近的另一早点店店主陈正平,于案发当天上午突然告知房东,说要回老家看望生病的父亲,并从银行提取部分现金后离去。据进一步了解,警方发现陈正平与陈宗武有矛盾。至此,陈正平的嫌疑逐步上升。
而据陈正平的亲属向警方反映,陈正平在13日晚8时半到9时、11时两次出门。14日上午9时多,陈正平停业,声称要回浦口老家。但公安干警在他的老家未发现其行踪,于是,疑点集中到陈正平身上。警方采取技术手段侦查,从陈正平的一个手机信息,判断其已北逃。
在铁路公安部门的协助下,警方确定陈正平此时正在上海开往洛阳的1659次列车上。
后据郑州铁路局客运公司洛阳分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9月15日凌晨2时40分,由洛阳客运分公司担当的上海开往洛阳的1659次列车在徐州车站即将开车,列车乘警长崔万鸿接到车站值班民警传达的紧急通知:南京汤山特大投毒案犯罪嫌疑人陈正平可能乘坐1659次列车逃逸,请列车工作人员协助抓获,并提供了犯罪嫌疑人的相貌特征、**号等重要信息。
接到通知后,列车长郭喜梅立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犯罪赚疑人在自己担当的车上溜走。列车乘务人员立即组织拉网式排查小组。他们根据警方提供的相貌特征,以查票的名义,首先将南京预留的9号硬座车厢列为重点开始查找,对每位旅客认真比对,对厕所和座席下仔细查看,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和可以藏人的角落。
列车在夜色中飞驰,到4时50分,列车从商丘站开车后仍一无所获。尽管一阵阵困意袭来,排查小组不敢有丝毫松懈。当他们查到12号硬卧车厢1号时,看到一名男旅客侧着身子朝里酣然入睡,乘警长崔万鸿轻轻推醒那人,那人转过身,拿出1张南京到郑州的车票,惺忪的睡眼透露出不安。
借着卧铺车厢微弱的灯光,崔万鸿发现眼前的这人正是要查找的涉案人。不等那人反应过来,崔万鸿一个虎扑将那人扑在铺位上,在其他人员的协助下,将犯罪嫌疑人制服。
崔万鸿迅速报告洛阳铁路公安处,并对犯罪赚疑人进行简单询问。为防止意外,崔万鸿等人对陈正平寸步不离,严加看管。7时29分,1659次列车正点抵达郑州车站,崔万鸿等人将陈正平移交给守候在站台上的郑州铁路公安处车站公安段。车站公安段进行初步审讯后,随即与南京方面联系,16日陈正平被带回南京审查。
公安机关从其手指甲缝、暂住地遗留的衣服口袋、内裤等处均检出"**"成份。在警方掌握确凿证据的情况下,陈正平依然一天一夜不开口,直到17日下午1时才开始招供。
据陈正平交待,他与陈宗武在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汤山镇各自开店经营面食早点生意,两店相邻。陈正平眼见陈宗武经营的面食店生意兴隆,而自己经营的小店却生意清淡,于是心生妒忌,加之此前双方曾因打牌、发短信息等琐事发生过矛盾,遂产生在陈宗武店内投毒的恶念。2002年8月23日,陈正平购买了“**”鼠药剂12支,粉剂50克,并在其小店内做试验。9月13日晚11时许,陈正平潜入陈宗武的面食店外操作间,将“**”投放在白糖、油酥等食品原料内,并加以搅拌。
至此轰动全国的投毒案告破了。最终此次投毒事件一共造成42人死亡,300多人中毒。
2002年9月30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南京汤山特大投毒案,一审判处被告陈正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陈正平提出上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10月14日,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南京汤山特大投毒案犯陈正平于当天上午在南京市被执行死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