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毕天霞散文||乡关何处是

[复制链接]

227

主题

470

帖子

175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59
发表于 2021-2-17 15:44: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滨海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乡情散文

  乡关何处是

 

文/毕天霞

 
       因故乡有艺文活动相邀,顺与挚友相约,相会于故乡。
 
       信息经过喜鹊的传递,在故乡的友人中相传。
 
       预定好房间,预约了顺风车。临行的前一天,多年不遇的暴雪,纷扰天地,笼罩万物,下跌十几度的气温,将世界扮成冰妆雪砌,所有裸露的地面皆为冰冻。不断有友人询问,行程是否依旧,如旧,建议改顺风车为高铁,并微信高铁全天班次,同时问是否需帮助网购火车票。
 

       

        开往故乡的高铁已通一年,看过很多宣传,每次都很激动,虽说上了火车仅需四十五分钟就到达,但一直没有乘坐,缘由顺风车方便。看着仍在狂飞的雪片和已是深厚的积雪,决定不管行程是否改变,顺风车还是应该取消约定,同时为了预防取消行程,接受不全额退款条件退掉预订房间。最终决定行程不变,接纳诸多亲友建议乘坐高铁,因不曾坐过,不知道公交车从小区门口需多长时间能到达火车站,所以票只能到火车站买,改原本上午出发为下午出发,希冀中午的太阳能让道路上的冰雪融化,让亲友少一点担心。

 
         匆忙午餐,匆忙准备,去小区门外的公交站台等开往火车站的公交车。一路从冰雪上滑着走过,天空并没有想着的太阳,想来它也怕被冻着,躲到厚厚的云层里了。风不算大,但寒气逼人,公交站台恰好在一片高楼的荫庇之下,虽穿着最为御寒的大衣,戴着口罩、棉手套,裹着厚厚的纯羊毛大围巾,只一刻,浑身已透心凉。探头公交车的来向,不见丝毫车影,有同样探头的牵着小女孩的美女,问她,你也等某路公交吗?她说,是的。又似问非问,这么冷,来不来呢?她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说,来呢,查过了,还要半小时才到呢。说着她牵着女孩去小区找避风地了。要等半小时!不能再站在阴冷的地方了。放眼望路对过,忽然发现天上还是有太阳的,路对面就在阳光下。小心地一步一步挪到路对面,感觉似乎比刚才不那么阴冷了,但也并没有太阳照耀的感觉。一会儿,觉得还是回过去,万一公交车过来,路这么滑,会错过车的。就在过马路的斑马线上,一位戴着口罩的男士晃了一下他的手机说,再有十分钟就到了。与他一同站到路边,他拿他的手机给我看,说,今天刚下载的出行软件,就用上了,真好,公交车现在到哪了,还需几分钟到达,一清二楚,在家里查看后可以掐着时间过来。我听他说,觉着我们像是熟人似的,接着,公交车每到哪一站,他都告诉我。
 
        终于上了公交车,车上寥寥几人,但甚觉暖和。将近一小时,公交车停在火车站门前的大平台上。拿出手机,查看微信中火车开往故乡的班次表,对照了钟点,因为票还没买,估约时间最靠近的一班赶不上,计划跟半小时后的一班。左右张望了一下,去哪儿买票呢?身旁走过一位戴口罩的美眉,赶紧问,美女知道在哪儿买票吗?她很热情地回,不知道呢,应该在下面吧。朝平台下望过去,没有发现售票的指示牌。再问,那你的票呢?她说,我在网上买的呀。一闪念,试探地上前问,那你能帮我网购一张票吗?她说,可以啊。兴高采烈地按她手机提示,很快买好,随即互加微信,发红包转票费,她又主动帮我去自动出票机出票,还为我指向检票口。
 

       

        很快便上了开往故乡的“和谐号”,车厢里的一切令人感觉舒适,有几个孩子由老师带着上来,说是因冰冻放假,他们像在课间的教室里一样随意走动,在我的眼前晃动,有一个坐到我的旁座,他告诉我,他家在阜宁,真的是高铁时代,一个市的县城,可高铁来往。火车悄无声息地启动,望着窗外轻轻滑过去的白雪覆盖着的田野、村庄,还有那树树银花,感到车厢里融融的暖意,和故乡的越来越近。很快,旁座的男孩到站了。我赶紧收起还没喝了半杯茶的杯子,火车已抵达故乡站,走出车门,“滨海港站”指示牌赫然就在眼前,一种归家的情愫陡然而生。从这一刻起,我便不用再讲费劲的洋夹土普通话了。

 

       

        兴奋地随着人流出站,见他们一个个鱼贯而入接站的私家车,四处张望,原先听说的火车站边就有通往县城的公交站,可偌大的空地不见一辆公交车,只有一片茫茫,问路边的协警,公交车站在哪边?他说,今天没有公交车,停开,全县停开。我心里一紧,问,哪怎么进城啊?他轻松地说,随你。一句随你,我该如何随法呢。看着灰蒙蒙的天地,这连公交车都停开的时候,是不能劳动任何好友来接的。急忙环顾四周,发现一辆载客商务,刚冲着驾车的喊,去城里多少钱啊?他说,三十,上不上,不上走了。说着,呼地已去。再四望,排着的私家车所剩无几了,急中生智,想,赶快寻一个来接站的,希望能搭个便车。眼看大多车子接好了人,关起车门开跑了,心里不免急起来。突然有个高个小伙儿拎着双肩包,从面前走过,有一比他稍矮的男士空手跟着他准备上车,我急速地打量,感觉他们俩既像一家人,又不像一家人。毫不犹豫地上前问小伙子,帅哥,你走东街头吗?他说,不走。那你去街里吗?不去。这时,那位男士问他,他说的地方远不远啊?我隐约听出他不是家乡口音。转而那小伙说,上车吧。我有点不好意思,说,你们如果不顺路我就不跟你们车啦。小伙立即说,你放心,我们不要你钱。我笑着说,知道你们不要钱,我是怕你们绕路,耽误你们时间。那位男士说,没事,谁不会遇到困难,上车吧。我欣然上了车。这时心里感觉非常的定当。出了站我自动说了我的工作单位,同时询问那位男士是否投资的客商,小伙子说,是的。又问企业的地址,小伙子说,在工业园区。接着小伙子又说,放心,我们不是坏人。我立即说,一看你们就感觉面善,所以才敢搭车。我感觉我不能再问他的企业名称了,也不必问他们尊姓大名。在进入工业园区时,我感觉我已经不认识一路所走过的一切,尽管园区所在地,是我二十年前工作过的乡镇,而且那时的我每天骑着摩托车熟悉着她的每一寸土地以及土地上任何附属物,甚至我知道在哪一道沟坎,哪一户人家有一条每次我路过时,都要冲到我的摩托车边吼几声的大黄狗。在一座公司门口,小伙意欲停车,他问男士,您要不要先到公司?男士说,不要,先送她。于是继续前行。

 

       

        渐渐地,我感觉路两边的情形有点眼熟了。虽然一边已开发成新貌,我还是感觉到我已经到了我曾生活过四十年的老街。车在十字路口停下来,我突然有点恍惚,似乎这不是我说的东街头啊,但我还是身不由己地下了车,一边下一边说,到了吗?这时,那位男士问,是她说的地方吗?小伙子回,离她说的地方不远了,她走过去就行了。我顾不得看究竟到了哪儿,连忙对他们说,谢谢谢谢!虽然在车上已真诚地说了多遍,但我实在感到,再也没有其他可以表达了。看着他们离去的车尾,我突然发现自己都不曾注意他们的车号。

       

        我已经辨出方向了,我此时正立于中市桥北首,这个我曾走过四十年,几乎每天要走四次的十字路口,我突然就有了一种到家的感觉,虽然曾经生我养我、与我共度四十年的父母早已不在,那个为我遮风挡雨四十年的老房子也早就拆了,开发成拔地崛起的高层。这时的天有点暗下来,但我没感觉它有多么寒冷。

 

       

        就在我走上桥堍的时候,友人来电,询问是否到了,是否安排好住宿,我如实相告,到了,但预定的房折了钱退了,马上要去找宿处。友人立马说,无需找了,等会即安排好,会发地址信息。当时便觉一股暖流足以御寒,更有了到家的感觉。 

 

        继续前行,向同学相约的晚餐点进发。刚过桥,手机响起,我拿出来看,又有友人来电,这时我才感觉手在手套里已经冻麻,看路边原民政局的门面已经挂牌“军人服务中心”,里面灯光通明,想,赶快进去暖和暖和。推门进去,一股暖气包围全身。缓了一会,回拨友人电话,告之所在位置,相约在哪儿会面。这时发现住宿地址信息已到,心里更安。这才细看,服务中心只有两位工作人员,他们正在交流,听着他们的乡音,感到非常亲善。

 
         再出来,天明显暗了,这时发现,路边不少地方冰冻还很厚,有两条路整个还是冰面,我又开始小心翼翼。
 

       

        晚餐很热闹,没有一位同学因为冰雪失约,不管多远,都是走着来的。我们喝着酒,交流五花八门的话题,说着每次聚会都会说的当年谁暗恋谁,更多的感慨是,都老了,但在一起仍是几十年前同学时的感觉。酒已微醺,意犹未尽地执手道别。在两位好友的相陪下,咯吱咯吱地走在昏黄的路灯下的雪冻上,去住宿的地方。

 
        看着窗外霓虹闪烁、远处高楼的万家灯火,我们喝茶相谈,全然忘记外面的夜深和冰雪。
 
        当我一个人躺着的时候,感觉午后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温暖,一如房间里的暖气,萦绕着挥之不去。“乡关何处是?”此刻就是在这温暖的环抱中,什么也不用想,安心地美美睡着,待天明,赴践文化盛宴,还有挚友的相约吧。
 

作者简介:

 毕天霞,江苏滨海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作家网会员,《大东北文学》签约作家,江苏盐城诗词协会理事,江苏盐城市作协会员,江苏滨海县湖海艺文社顾问,江苏滨海县作协理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21-2-17 16:17:07
文美,情美,画面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21-2-17 17:00:43
乡情浓浓,乡音暖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