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二禮堂训鹏||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复制链接]

227

主题

470

帖子

175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59
发表于 2021-2-17 12:14: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滨海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如烟往事逝如烟。念从前,忆流年。花落花开,野陌自留连。懵懂少年绽笑靥,心烂漫,脸清甜。

        莺飞草长二月天。度桑田,恋茅檐。一鉴清渠,伫立水圩边。唏叹昔时倏若梦,时苒苒,绪牵牵。
 
                   ——二禮堂训鹏题老照片《江城子•忆少年》
 

          老照片子背后的故事

                      文/二禮堂训鹏

      下放知青的生日礼物

       这是我一周岁时的照片。擦拭泛黄的照片,拂去岁月的尘埃,穿越时空,寻觅当时的陈年往事:我兄弟俩身上的这套洋气的花纹外罩衫与蓝裤子,正是我们的老邻居——无锡下放知青老邹和老豹夫妇买给我俩的生日礼物,邹叔家当时与我们的邻里关系相处得特别和睦,这事我的父母向我们多次提起。

       上个世纪的70年代,那一年二月,紫燕衔春的时节,我们这对男双胞胎来到这个大家庭。对于我们的出世,父母却感到特别的意外和无比的焦虑,因为我们的到来超出了生育计划。

       事实上,在我们上面已有三姐一兄,现在又骤降两男儿,在上世纪70年代末贫困的岁月,还真是为父母平添了几多忧愁。父母没有中年得子的开心,焦虑不安的情绪笼罩心头:一下子来了两男孩,唉,可怎么养得活啊,父亲在乡村教书,母亲还要挣工分,维持全家老小十口人的生活,自然承受着莫大的抚养压力。

        祖母安慰起父亲,说多子多福,并承诺他们年纪大的也可以帮带孩,船到桥头自然直。于是父母释然,又重裹襁褓,振作起精神,动脑筋替我们起个好名,按家族辈份,又考虑是双胞胎,遂起名训朋、训林,名字的结构和笔画都相同,我们家从此开始了漫长的艰苦日子。

       七十年代末,毛主席语录“人多力量大”的口号还在影响那时的人们。我们农村还流行一种观念,就是家庭里兄弟越多,不怕邻居欺负;还因为当时医疗技术落后,家长大概担心独生男孩在长大过程会有闪失,加上农村多子多福的封建思想,后来父母对我们的忧虑也就逐渐淡化,那年头,多养一个孩子,不就是多双筷子多碗水么。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好在我们出生那会,大姐训嫒已12岁,二姐训萍已9岁,三哥6岁,四姐4岁,帮带我俩的任务便落到大姐、二姐的身上。上学时连背带扛地将我们带到爷奶家,上完课,放学回来再将我们从奶奶家背回来。就这样,有了奶奶、姐姐的帮扶,父亲按时上班,妈妈也正常到生产队参加劳动挣工分,来维持抚养六个儿女的生活。

       说实在的,在那物质贫乏的年代哪有什么奶粉喝,三个月母乳后,就靠喂食些糯米粉、面条,计划经济时代,想要买些白糖都很紧张,都要请托家族里在供销社里上班哥哥才能弄到一些计划糖,这就是我们七零后孩子长大在计划经济的社会大环境。

       所以,在那艰苦的年代,当时来自江南的下放知青邹叔叔家馈赠我们的一周岁生日礼物,现在想来显得弥足珍贵。

 

           

      敦厚温暖的庄老师

 

      这是我十岁时的照片,当时拍这照片时,我兄弟俩还在三年级,不禁回想起那个和蔼友善的庄老师。

       记得当时这个年轻的庄老师,在我们的小学任教,对我二姐有好感,特请人提媒,与我家做了亲戚。庄老师的父亲与我爸曾是学校同事,后来去世了,庄老师作为家里的长子懂事又孝顺。记得那年初夏,油菜花开,小学六年级拍毕业照,他是班主任,于是特地请摄影师傅为我俩拍一张合影照,背景便是二层小学校园里的油菜花。

      当时那个夏天,越南自卫反击战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庄老师下班后,常来我家做客,饭桌上常听他讲一些老山前线的时事新闻。印象中他是一个敦厚善良的人,他的父亲去世早,对他的妈妈一直言听计从。

      后来知道他饮农药自尽,具体原因也不得而知,也许是母亲的对他的不理解,也许是单亲家庭的自卑,也许是生活中内心充满苦,好好的一个青年就这么没了。           

 

      哥哥尴尬的谎言

           

       这是我十一岁的照片。记得那是大年正月初二的下午,我们西村头的小伙伴们成群结队赶去郭集小镇上的电影院,去观看当时很火爆的武打片《八百罗汉》。每个人自恃手里有点压岁钱,难得一起去看电影耍乐。

       在看电影的路上,我们一趟小伙伴在二层联东的圩门口,遇见了一个拍照片的年轻人。只见他脖子上挂着一台黑色照相机,身上斜挎着一个黄帆布包,手里拖着一辆二八自行车,车龙头上还插着一束鲜艳塑料花,与我们迎面而来,见我们嘴里开始大声吆喝:免费拍照片啊,先拍照后给钱,不好看不要钱……

      他的叫唤声吸引了我们,这群小伙伴当中数我哥年龄最大,十六七岁,就读在我们乡里的中学,青春期的男生总是与世界逆着来,于是就有了下面的这场拍照的故事。

       大哥淡定地喊那师傅:能给这三个小弟弟拍一张照片吗?拍照的当然应诺,于是开始张罗起来,让我们小兄弟仨就地在李庄池塘的水畔拍照,天真十岁少年迎着冬日的暖阳,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老照相机的镜头,随着师傅的提示指令“三、二、一、笑!”咔喳一声,三个青涩少年脸庞便定格在清澈的池塘前。

      拍照完毕,摄影师傅热情地从他的帆布包掏出一个小本子,要记下我们的家庭地址,以便照片冲洗好后送到家再取款,记得当时价格是一元钱。这时,只见我的大哥主动靠近摄影师傅,悄声告诉摄影师傅一个地址。人家走后,他还得意地告诉我们,说我给了拍照的一个假地址,人家不会找到我们的,看来他就是存心忽悠人家的。

      我们一群少年又谈笑风生地继续赶路,兴致勃勃地去看电影,早将途中拍照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了。

       这一年的正月,已经寒假后开学好些天了。有一天,我们迎着夕阳西下,沐着彩霞,放学回到家,刚放下书包,母亲拿着照片,生气地询问起我们:你们的这照片什么时候拍的?还撒谎告诉人家拍照的假的家庭地址!人家师傅今天对照着相片上的孩子模样,从村东的李庄挨家挨户问,这照片上的三孩子是谁家的?一个村子能不认识我们,于是很快就找上门来了。摄影师傅还说如果你们家长不付钱,当场就替你们家的孩子照片烧了。母亲与大姑一听说烧照片,吓坏了,赶紧付了一块五毛的拍照费。

      我们因此被母亲狠狠的教训了一番:照片拍也拍了,以后可不能再做撒谎这不诚实的事。

       当我再次仔细端详着这张斑驳泛黄的照片上的少年,多年前的拍照往事记忆犹新,只是那些少年已走过三十多个春秋,回首处,人已至中年。

       一张张老照片记载着儿时的点滴瞬间,遥远往事静穆在蒙尘的照片中,而每一次翻看都会温暖我的心灵深处。

       一幕幕只有70后才能看懂的依稀往事, 寄存着岁月、生命与血脉流转的风景。

       岁月不居,时光如流。天地轮回,四季更迭,又是一年开启,在这春节中闲来翻看这些老照片,却久久温暖了料峭春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21-2-17 14:43:17
老照片,有故事,令人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21-2-17 14:52:27
可以请贾玲导个电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21-2-18 06:57:30
历史感很强,好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21-2-18 14:46:01
文字朴实,情真意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